Home 焦点专题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 ...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 势在必行

386
0
SHARE
大纪元 特别报导
中共政权自从出现那天起,既不是君权神授,又不是通过民主程序获得政权,其天然的缺少执政合法性,使中共政权一直处于深深的亡党危机的恐惧之中。(大纪元资料室)

“解散党组织”系列评论之三

设想一天早上醒来,新闻里总书记正在发表重要讲话,宣布把共产党解散了。请问,你在第一时间里听到这个消息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恐惧,忧心还是拍手称快?

有个故事,说的就是这个。爷俩在聊天,老爷子是退休的局长,晚辈问老爷子听到解散共产党是什么反应。老爷子感觉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突然,惹得有些生气,马上回说这是万万使不得的,天下马上就大乱了。晚辈自是有备而来,问道,您会造反吗?老爷子说你胡扯什么,我不参与政治。晚辈接着说, 那是谁来搞这个乱呢?总理会揭竿而起吗?老爷子说总理是管国务院的,解散共产党他当然没有意见。晚辈又问,难道您原来那个部委的党委书记会起来造反?老爷子摇摇头,说他又没兵没枪,造啥反啊!晚辈顺势再问,那只有军队有可能造反了,可是,敌人是谁呢?党指挥枪,现在党不在了,难道军队自己要跟自己过不去,非得要找个怪物来领导自己?再强大的军队,没有敌人的仗怎么打啊?

老爷子嘟嘟啷啷,说那么多党员干部,还不乱?晚辈解释说,几千万党员,大部分都是有正式职业的,该干嘛还干嘛,不再交党费,不再过那个无聊的组织生活,岂不更快活哉?真正专职的党务人员,充其量300万,占中国人口的0.2%,典型的弱势群体,连去上访都找不到个正经理由。只要政府给他们一条出路,哪里还会造反!老爷子的老伴一直在傍边看热闹,听到这儿也火上浇油,就是啊,共产党不干正事,尽添乱,共产党解散了,谁还会捣乱?

故事到这儿还没结束,过了几天,老爷子缓过了那个初期的心里恐惧之后,对于解散共产党已经就能坦然接受了。不怕解散,就怕没人来解散。

我们从老爷子的反应看到,这其实就是一个心里上的恐惧问题。长期以来,共产党封闭的宣传,让大家觉得好像是共产党是中国五千年来就有的东西,如同粮食,空气一样离不开了。共产党是什么?那是德国人搞出来忽悠俄国人,俄国人传过来祸害中国人的,哪里与中华民族有一丝关系?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对党反感和不以为然,基层党组织大多处于瘫痪半瘫痪状态。面对这个局面,共产党本能的反应当然是大力制造很多人还在入党的声势。

什么人在入党?

一个组织的凝聚力来自有着共同的超越物质利益的信念。比如早期的基督徒,遭受300年罗马帝国的严酷镇压,反而发展壮大。而现在的人为什么入党呢?是彻彻底底来自物质利益的驱使。咳,这不就是酒肉朋友吗?

北京航天部某直属研究所,有个硕士研究生,分享了他当初成为入党积极分子的故事。他在上大学时有亲戚鼓动他入党,说入了党就等于多了一次犯错误的机会。什么意思呢?群众犯错误要坐牢,党员呢,不过是受党纪处分,大不了又变成普通群众。于是,他就在大学毕业前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结果没有人理他。转眼上了研究生,亲戚催促他入没入党啊,他又递交了一份入党申请书,还是没有下文。毕业后去航天部上班了。一次在公共汽车上,跟一个新来的同事聊天,东扯西拉说起入党的事,他本来就喜欢开玩笑,就跟同事说,他跟组织失去联系很久了,写过两次入党申请书,居然没有人理他。言者无心,听着有意。他哪里晓得,这新来的同事,是他所在部门刚到任的党支部书记。于是,该书记马上向所党委反映这一新情况,说有进步青年想要入党,竟然多年都找不到组织。所党委听到这一情况后,马上当作重大政治任务行动起来,在全所大会上宣讲,把他作为“优秀青年积极要求入党”的典型树立了起来。很快,他就有了入党介绍人。部门领导也暗示他,他所在科室的室主任要出国,科室没有其他党员。于是,他稀里糊涂地就开始了“入党积极分子”的六个月的考察期生涯。主要做两件事,第一件是每天上班要早到,给室里的人打好开水,这就叫建立群众基础。第二件就是每周要开一次积极分子座谈会。打开水倒没啥,这个座谈会,就太搞笑了。几个积极分子在一起,畅谈共产主义理想。他知道自己是属于抱着别有用心的目的想要混入党内的,他就琢磨,其他几个人难道不成是真的相信共产主义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断定他们肯定也是别有用心的,而且比他还要可怕。因为他就是混入党,以便多一次犯错误不下大牢的机会,而其他人不但要捞好处,还能认认真真地假装有理想,城府该有多深啊!

于是,三个月之后,他终于装不下去了,不再去座谈会了,然后,就又跟党组织失去了联系。

他因为还有做一个诚实人的本性,就离开了党,那些说假话不红脸的就进入了党。什么样的党就吸引什么样的人,反过来,什么样的人多了,也就塑造着什么样的党。

共产党是以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信仰为由组织成的党,经过百年的实践,到了今天从总书记到普通群众再也没什么人相信这个信仰了。可是呢,这个群体还继续认认真真假装有信仰,更绝的是人人都明白是在假装,还个个一本正经,多么变态啊!这就是悲剧所在。

如何维护这样的一个假装有信仰的变态群体呢?那就只好用利益来维护,让党员从国家肌体上摄取最大的个人利益,结果就是腐化堕落。要不是王岐山说某个官员家里搜出了几个亿的现金,某个官员家里搜出多少多少金条,老百姓都不可能相信那些事是真的。这两年打老虎的一个成果就是,让普通百姓看到了腐败的真正严重程度,原来共产党的腐败是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啊。如果反腐真有成效,当党员油水少了,成了苦差事,也就没有人想要入这个党了。

解散党组织势在必行

真是到了解散共产党的时候了。

社会都有了共识,让共产党这样一个西来邪灵的毒瘤附着在我们东方的中国社会上,是可忍,孰不可忍!解散党组织势在必行。

有人说,党中央就好比董事会,总书记就是董事长,国务院是运作部门,总理好比执行长,有什么必要解散党中央这个董事会呢?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似是而非的比喻。党中央可以产业升级转型成董事会,但是现在的党中央不是董事会。

根本区别在哪里?党中央是要控制人的思想,一个正常的董事会是着眼利润,与公司执行部门是有共同目标的。这个区别可是天壤之别。共产党关心的是党的政治任务,权力斗争,搞运动整人那一套,与国家的正常运作目标不一样。中国近几十年来,多次正常运作被打乱就是因为党的缘故。

共产党虽然没有了信仰,或者并不相信那个信仰了,但是,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的暴力斗争哲学和无神论思想,却根深蒂固,一个集中表现就是“对生命的漠视”。那么,因为共产党对生命的漠视,就会搞出各种各样草菅人命的政策来。这是一个正常的董事会根本不沾边的事儿。就拿江泽民发动的迫害法轮功来说,江泽民是以举国之力来打压一个信仰团体,动用了所有的国家和社会资源,把人人都牵扯进来了。一个正常的董事会,会干出这种事吗?也没有能力干出这种事,只有共产党才能干出这种祸国殃民的邪恶来。

要是党中央真的转型成了董事会那样的机构,放弃思想控制,开放党禁,报禁,允许信仰自由,是不是善莫大焉?要如此,那就得先解散共产党。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

这个社会现在是一切向钱看,经济利益成为重点。对于基层来说,党组织基本是瘫痪半瘫痪状态。按照党章规定,党的基层组织是指在工厂、商店、学校、机关、街道、合作社、农场、乡、镇、村、人民解放军连队和其它基层单位设立的党的基层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

拿农村来说,人们不在乎村支书党性不党性,不在乎你懂不懂邓小平理论,几个代表,什么发展观,就在乎你能不能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中共媒体自己都说“相当一部分村党组织‘制度挂墙上,活动靠会上,抓与不抓一个样,不重视党员的学习,不组织党员活动’”。农民是实际的,天天过组织生活,经济发展不起来,谁买你帐啊?所以农村党组织不瘫痪才怪呢。

希望什么样的人来做村里的“一把手”呢?一个关于实施“农村党支部书记工程”的意见书里是这么说的:“通过邀请经济能人,选拔复员退伍军人、打工返乡人员、大中专毕业生和回乡高中生,下派乡镇机关干部任职等多种途径,大力选拔优秀人才充实村党支部班子”“着重提高(支部书记)市场经济知识水准和发展经济的本领,增强带头致富和带领群众致富的能力”。

很显然,人们要的是发展经济的人才,不是要党性。因为党不断地有各种政治任务,不管是六四镇压学生运动还是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这些整人的任务都会压向基层党组织,成为他们重中之重的工作重点,于是,他们正事儿不干了,就专替党去干坏事儿了。

在基层的党组织,比如在行政村、街道办事处,村支部书记、街道办,党委书记就是最高领导,对该单位工作负全面责任。书记是“一把手”,本来就扮演着公司执行长的角色,解散党组织,不叫书记了,就叫总经理,或某某长,还更有面子。

在企事业单位、学校、机关、科研院所、社会组织等,一般是行政领导负责制,基层党委书记、党总支书记负责党务工作。这种情况书记不再是一把手。比如,所有的央企母公司,都是行政首长负责制,行政首长是一把手,是决策机构——班子的班长,并对公司的人事有最大的影响力(一般是决定权)。班子(一般叫董事会或总经理办公会)里,党委书记是二把手,权力主要在党群纪检方面。解散党组织,顺理成章,党委书记可以安排个副职或其它职务。如果有能力,在没有党组织的环境下,也可以很自由的另谋高就或凭实力竞争更好的职位。

在民企,外企之中的党组织,更是绣花枕头。这些年,共产党的确想要重新占领这块阵地,要求在非公企业内建立党组织。作为企业老板而言,为了搞好与政府的关系,也难免做个顺水人情,允许在企业内成立党组织,让企业的几个党员过过所谓的组织生活。在以利润为主要导向的私营企业中,党组织的作用是极其有限的。比如,代表党对企业进行“政治领导”?显然这些企业内的党员尚缺乏这样的资源。带头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从这些组织内部看,除了极少数企业主要领导身兼党委负责人外,党员们并未有决策的权力,因此显然也无法起到实质性的作用。从实际操作来看,在以“发展仍是第一要务”的私企里,党支部像是企业里的一个兴趣小组(可能还不是真有兴趣)。好在私企里的党员都有正式工作,解散了就解散了,大伙落得个干净,好好干业务工作就行了。

中共的改革喊了多年的“政企分开”,其实说到底,也就是“党企分开”,把党从企业里剥离出去,让企业专心干正事。

政府机构、司法机构、人民团体、经济组织、社会团体等单位,一般设立党组,由行政正职领导兼任党组书记。这更省事。解散党组织,就是去掉一个不务正业的负担,反而能更好地干好本职工作。

解散党组织,从基层做起,不但可行,而且水到渠成。

三退洪流,促解散中共

前面谈到从基层做起解散党组织,那是从运作层面上讲。而这十年来自从《九评共产党》问世之后,发起的“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这是灵魂上的救赎。作为一种草根运动,到目前,已有二亿一千七百万民众发表了三退声明。

天地万物皆有灵,共产党也不例外,只不过是一个邪灵。中共在人间表现是一个邪恶组织,在天上则是红色恶龙(赤龙)。中共崇尚红色、嗜血好杀,正体现了其邪灵本性。加入“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时都要举起右手发毒誓,要时刻准备为它“贡献、奋斗、牺牲”。随着毒誓的发出,在人的额头上就会被印上了一个魔鬼的印记,也称为兽的印记(兽印体现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上)。

让发过毒誓的芸芸众生发表声明,作废过去的毒誓,用真名、小名、假名都可以,要的是这颗真心,彻底摆脱共产党的精神枷锁,抹去来自共产邪灵的兽印,把自己解脱出来。

去党存政,中华新生

我们在文章的开头提到那个老爷子听到解散共产党的第一反应就是心理恐惧,而融入“三退”,就是克服这种心理恐惧的最佳办法。基层从经济运作的实际效果出发,瘫痪党组织,解散党组织是顺应潮流,而“三退”则可以营造退党气氛,解体共产党多年来制造的心理恐怖之场,发酵、加速解散共产党的认知,解散共产党也就指日可待。

共产党没有了,去掉的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任务,那个禁锢人们思想的枷锁,以前的党员退出中共后,作为个体,还是社会的一员。如果选择民主体制,总书记可以竞选民选总统,其他人照样可以参与竞选。当然,手里有血债的,自然要经历法律的制裁。

正如《九评共产党》所说,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不做马列子孙,要做中华儿女。解散共产党,让政府回归到正常的政府职能,中华复兴梦就不远了。#

希望之声巴黎生活频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